修学游的中国际遇(2013年9月刊)

Sample Image

       2013年7月6日,韩亚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77型客机在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降落时坠毁并起火燃烧。飞机上全部291名乘客中竟有中国乘客141名,其中近一半是来自浙江、山西的学生赴美游学团。中国旅游业界近年来力推的“修学旅游”,值此受到广泛关注。媒体及社会多方对修学游的讨论莫衷一是,但一个公认的事实是修学游在当下的中国城市,其市场现状可用“火爆”二字形容。

       “修学”一词,得自日本。远在明治年代,日本就已有一些中学和大学开始实施“修学旅游”。1887年(明治20年)4月20日发行的《大日本教育杂志54号》上面,已经出现了“修学旅游”这个专有名词。上世纪80年代中叶,日本学生乘飞机到中国旅游带来了“修学旅游”一词。那是日中友好的黄金时期,诸多日本的修学旅游团涌到中国,到访北京、上海、西安,除了参观旅游景点,通常还会被特别安排参观学校、少年宫,与中国学生交流。但“修学旅游”一词,仍没被普通人熟悉。旅行社外的参观单位,多数也不清楚“修学旅游”的概念,多是以“日本学生团”统而概之。及至1997年中国公民自费出国旅游正式开启,才有了中国学生出国“修学旅游”的尝试。1998年由北京的一家旅行社组织了中国大陆第一个“修学旅游团”,通过旅行社广告招募,十几个不同年龄的学生由专业教师带领赴新加坡进行8天的修学旅游。那次行程中特别安排了3个半天的英语学习课程(“学英语”也因此成为中国后来的出国“修学旅游”的实施样本)。回国后孩子们纷纷表示收获很多。一个“洗澡喝水”的故事,也曾带给参加者深刻的感受——新加坡老师问孩子:“你们有没有一边洗澡一边喝水?”孩子们面面相觑。“我们新加坡的生水是可以喝的。”

       但中国旅行社推广“修学旅游”,很长一个阶段并不成功。不能排除一个原因,就是大众对“修学”一词的认知存在隔膜。从日语汉字直接拿来的“修学”一词,在任何汉语词典中均无收留。中国以往只有“休学”一词,指学业中断,显然与“修学”之意相去甚远。中国的旅行社为此想到的办法是改一个说法迎合大众,“游学团”,意义上显得更加清晰。

       我们日常所见的旅游界平面广告中,“修学旅游”往往是不见踪影的。而那种在其他行业畅行,类似化妆品、药品的直销方式,才是修学旅游推广采用的主渠道。事实上,这样一种行销方式,符合中国特色且行之有效。在一个利益链条的串联之下,近些年中国城市的一些大中小学的校长到教师,对修学旅游已经完成了从初等认知到熟稔认知过程,并积极参与其中。学生及家长,通常不是通过旅行社或中介而是通过学校,获取了“修学旅游”的启蒙,进而慨然解囊攀比参与的。

       修学旅游近些年能够火起来,与组织者改变策略、学校方面共谋发展,当然有直接关联。但这样的发展,与日本的修学旅游百多年的成功经验是完全不同的。学校直接作为利益获取方,已然让修学旅游疑点重重。依此发展,究竟能走多远,实在让人捏一把汗。

       这次旧金山机场发生的航机落地事故,触发的社会各方对修学旅游的一股脑批评,当然有失偏颇。因为修学旅游是一种经济行为,因而对其评判,仍需从旅游线路产品的角度来考量。其合情合理的评判标准就是:修学旅游的参与者、利益关联者对这种旅游产品的评价,投诉是否剧增。倘若负面评价不但有而且特别严重,此时政府旅游管理部门再行出手也算理据充分,学生及家长均需要警惕远离便是;倘若参与的学生及家长觉得修学旅游的安排还算好,虽有问题但尚能接受,那就应当将改进的空间留给旅行社及中介组织,而不应由政府旅游管理部门不由分说横加干涉。

       也有人批评目前的一些修学旅游玩得多学得少,这也值得商榷。因为所谓的“修学旅游”,并没有固定模式,其安排本来就可以是多种多样的,因团而异且有独创的安排才可能会更受欢迎。修学旅游的原产地日本,将其细分成若干不同的类别。比如有以历史学习为主题的修学旅游,主要安排去京都、奈良和东京等地参观历史遗迹、学习历史知识,除此之外还有以体验大自然的森林修学旅游和农业修学旅游等名目。

       目前中国旅游机构开展的一些修学旅游,过于粗糙,与普通旅游团差异不大,甚至就是将普通旅游团的行程直接拿来。赴美修学旅游团的一个必去之地,是波士顿的哈佛校园。每年有数百个来自中国的修学旅游团“游学”到此。在那座因“哈佛三大谎言”著称的哈佛校长坐像前,几乎可以观察中国到美国修学旅游团的全部状况。匆匆拍下照片,鱼贯在校园穿行,然后就直奔中餐馆而去,这是一成不变的基本行程。哈佛法学院前的那座丛林中宽大厚重的原木桌椅上,是见不到远道而来的中国学生们长时间逗留的。再有,哈佛的那几座著名的博物馆,比如植物学博物馆、比较动物学博物馆、矿物学博物馆、考古学和人类文化学博物馆、闪米特人博物馆,往往也与他们失之交臂。

       组织者也不要将设计理想行程的责任推给学校,因为通常中国的学校方面多会说“我们哪儿都没去过”。倘若有提建议,也几乎注定都是瑕疵。比如一些赴美修学旅游线路行程中增加的outlets购物,即来自于校方及随团旅游老师的建议。以往这类学生坐在outlets外等老师购物归来的消息及照片出现在网络,当然不会对修学旅游产品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