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社区旅游(2013年9月刊)

Sample Image

       与其住国际星级酒店、享受全球标准化的服务,跟着旅游指南看景点,按米其林评级去找餐厅,不妨在下一次出游时,尝试一下CBT?只需上网搜索Community-based Tourism,就会发现这个概念已在全球各地蔓延开来,从非洲的小村落,到欧洲的小镇,都有它的踪影。

      

      

       今年夏天我重游中亚之国吉尔吉斯坦,遇到一名挪威游客,问起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相对冷门的国家出游,他答道:“我闭上眼睛,将食指往世界地图上一放,睁开眼看,竟然落在一个我念不出名字的国度(Kyrgyzstan,国名只有一个母音,许多人不知道该如何发音),于是我就决定了,是它了,一个对于我而言完全陌生、不知底细、也不知能够期待些什么的旅程即将展开,我感到莫名兴奋!”

       吉尔吉斯斯坦的旅游业还在初步发展阶段,但恰恰因为它还未挤入大众旅游版图,外界游客对它知之甚少,也因此少了各种刻板印象。不论从游客或当地旅游业的角度来看,它都更像一张白纸,游客们相对会抱着开放的态度,为了未知数前往探个究竟,而在这个初期阶段,当地有着很大的空间去决定未来发展将依循什么样的旅游模式,并勾画出一个忠于自身文化的旅游业。

       一段旅程,往往是从挑选目的地开始,不少人会通过文字和影像的包装对一地有印象,进而产生了向往,但有时候,游客抱着一些特定“期待”,也将影响甚至改变一个地方的生态。旅游是一个产业,它一样依循着供与求的定律来发展,游客有什么样的需求和幻想,一个地方的旅游业者们也会尽量去迎合满足以获得收入。在一些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地方,旅游业作为一个相对低门槛、没太多技术要求的产业,成为了一个方便的出路,但也有过往案例凸显旅游业扭曲当地文化的隐患。

       其中被列为经典案例之一的,是在泰国北部山区的少数民族Kayan部落,外界俗称他们为“长颈族”。该族女性随着年龄增长,颈部穿戴的铜制项环也不断增加,逐渐地,颈项变得比常人更长。这个民族特色在1980年代起被开发为旅游看点,每年吸引着数万名游客前来“观看”。其实居住在泰北的Kayan族,原为来自缅甸的难民,被迫逃离到泰国后既不能返国,大多也无法获得泰国公民身份,只能在两国边境处形成村落,夹缝间生存。有的族人在联合国难民署安排前往第三国之前,靠民族特色“长颈”来招揽游客消费、维持生计。后在旅游业者的大力推广下,Kayan村落靠着给游客跟长颈妇女收费拍照、售卖纪念品等,算是生意兴隆。

       但事实上,民族研究学者指出,当时Kayan族年轻女性已不再按传统带铜环,但为了满足游客需求,连原本未足岁的小女孩也开始带上铜环来吸引游客关注,变相成了“人间动物园”。更有质疑的声音称,泰国政府为了赚取旅游外汇,为避免Kayan族前往第三庇护国而流失人群,开始承认一些族人的难民地位但又不发身份证,以便他们继续留在指定地点。这个案例并非要追究谁是谁非,而是引发更多关于旅游发展的反思,到底如何经营旅游业,更能够带来游客和当地人的平等交流和互惠互动。

       近年来,随着旅游业多元化,更多人对旅游方式有了新的理解和更高要求,进而出现了更多提倡旅游业健全发展的概念,如“原生态旅游”、“可持续发展旅游”、“负责任旅游”、“社区为本旅游”等等。但如何落实和达到期望中的效果,却还在摸索中,其间也不乏旅游业者高举着“道德”牌、披着糖衣推广这些概念,但实际上并未脱离原有的猎奇观光游。

       回到上述提到的吉尔吉斯斯坦,它在脱离前苏联体制后,开始走向市场化经济,除了传统的畜牧业和矿业,自1990年代中期起,在一些国际组织的协助下开拓旅游业,并搭建起一个覆盖面较为广的“社区为本旅游(Community-Based Tourism, CBT)”框架。CBT宗旨是鼓励游客走进本土基层社区,共同生活和体验当地风俗,让游客深入了解当地社会之余,也把大部分经济效益留给当地基层族群,而非只有大型企业如国际酒店和商场等受惠。基本上,CBT主张本土社群参与开发和管理旅游项目,向游客推介跟当地人及环境息息相关的人文景观和习俗,促进文化交流和理解,并将部分收入重新回流到社区建设发展。

       吉尔吉斯斯坦并非第一个采纳CBT模式的国度,但由于其旅游业还处于一个全新建设的阶段,境内大部分城、乡、镇都缺乏旅游设施,大多地方连基本的酒店旅社都没有,甚至有的地方连餐厅都匮乏;但这也提供了条件让各个社区的居民,参与到提供民宿和民俗旅游项目的发展中。在吉尔吉斯斯坦,有一个CBT组织总部,一些乡镇则有CBT分部,这个组织的功能是搭建各地社区旅游的联络网,向外推广走进民间的旅游项目,如入住到草原牧民的游牧包里,吃当地牧民烹煮的地道美食,骑着牧民自己饲养的马儿到高原游走,跟当地人一起挤牛奶手工制作奶制品等。CBT总部会向参与到项目中的各社区居民收取一点会费,但游客缴付的旅费大约80-90%主要是流向参与到项目中的社区人群。同时,CBT会给予提供旅游项目的社区会员培训,以确保项目质量,如基本的民宿须符合卫生条件,骑马项目的一些安全措施等。

       去过吉尔吉斯斯坦,并曾经采用过CBT服务的游客们,基本上反馈和评价都很高,主要是因为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当地社会面貌。接待游客的家庭,并不会刻意地去展示民族服饰或奇特的习俗,而是将平日的生活状态呈现出来。当然,其中也会有一些“表演性质”的项目,比如可以特别安排民族音乐观赏会,那么就会有表演者带着传统乐器,穿上传统服饰演奏。但有的时候,也有一些热爱歌唱把玩乐器的民宿主人家,在完全没有任何安排下,饭后闲聊得兴致高昂,就即兴地拿出家里一把Komuz琴拨弄起来,然后高歌一曲欢迎前来他家做客的旅者。

       总的来说,CBT模式提供了一个低门槛空间,让社区族群参与到旅游事业发展。参与其中的社区居民,不需要耗费过多的资金或向银行贷款来创办酒店、餐厅、表演剧院等,而是在自家的房屋基础上做一些改造(如比较有条件的家庭,会加建现代马桶厕所,取代挖坑填土厕所),然后将自家的一些睡房布置的有特色并腾出来、采用自家的厨房做餐饮、利用自家后院种的蔬果、在自家院子里弹琴歌唱表演等,来接待游客换取收入。这类民宿体验,跟中国的“农家乐”有点类似,但在呈现效果和推广方式上有别。

       其实在许多国度都有CBT模式,不仅限于发展中国家,就连欧盟国度,也开始重视这种回归社区的旅游形式。据一份2009年发布的欧盟社区为本旅游市场调查报告显示,虽然当时候这个细分市场仅占整体旅游业的2-5%,但有趋势显示,更多的游客有意尝试民宿,尤其是到农村或乡间去享受田园风光。该调查报告称,倾向于采用“社区为本旅游”服务的游客,主要是教育水平较高,年级介于30至50岁之间的中产阶级,其中也不乏背包客和自愿者游客。反馈显示游客们选择民宿和其他社区旅游服务,主要是为了“更真实”的当地生活体验,同时,他们认同应该让更多的经济效益流向社区民间,直接付费给当地居民,采用他们提供的住宿、餐饮、手工艺品、服务等,以减少中间人或大企业的垄断。

       与其住国际星级酒店享受全球标准化的设施和服务、跟着旅游指南看著名景点、按米其林评级去找餐厅;下一次出游时,何不试试看有特色的民宿和相关活动项目?只需上网搜索Community-based Tourism,就会发现这个概念已经在全球各地蔓延开来,从非洲的小村落,到欧洲的小镇,都有它的踪影,但如果没有市场需求的支撑,这个已初露苗头的旅游领域将难以持续健全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