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杂志

马克•涂立:印度,不可思议背后(2014年10月刊)

Sample Image

       “不可思议的印度”作为印度旅游的官方宣传口号,深得人心。在好旅游而不必求甚解的风尚里,印度得以长期维持它复杂且神秘的形象。吉卜林、福斯特、杜拉斯、帕斯和奈保尔等作家群在印度的游历和表达中,印度更多地被当成一种文明,一种东方精神。在这样一种“文明象征”的语境中,印度的脏乱差反而成了游客独特的体验,甚至贫穷也能成为引起虔信的浪漫概念,也一并添加了游客的宗教感受。

      

阅读更多:马克•涂立:印度,不可思议背后(2014年10月刊)

殖民时代,一个旅行家的荣耀与丑闻(2014年9月刊)

Sample Image

       普尔热瓦尔斯基至今仍被认为是俄罗斯最了不起的旅行家,他四次马拉松似的中亚探险,历时9年,行程3.2万公里,种种地理学、生物学和地质学上的新发现使他无愧于世界旅行家的行列。旅行家也是普尔热瓦尔斯基对自己一生的自我定义。1888年,临终前普尔热瓦尔斯基遗言让他的队友们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题辞:“旅行家普尔热瓦尔斯基”。

阅读更多:殖民时代,一个旅行家的荣耀与丑闻(2014年9月刊)

华莱士:马来群岛的博物之旅(2014年8月刊)

Sample Image

       华莱士(Alfred Russel Wallace,1823.1-1913.11),英国博物学家、探险家、地理学家与生物学家。在马来群岛长达8年的博物旅行中,他走了近2.3万公里,期间一共收集了超过12.5万个动物标本,并发现了划分马来群岛物种分布的“华莱士线”,最重要的是他还在这次旅行中独自创立了“自然选择”理论,成为和达尔文共同发现进化论的人。正因如此,华莱士在他的晚年把这次博物旅行定义为他人生的中心和台风眼事件。

阅读更多:华莱士:马来群岛的博物之旅(2014年8月刊)

斯坦贝克:冷战下的帝国风景(2014年7月刊)

Sample Image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有股冲动想要到其他的地方去,当时成熟的大人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成长会让这股冲动平息下来。等岁月说明我已经长大成人时,大家又说治疗这种冲动的药方叫中年。现在我已经58岁了,但是什么都没用。船笛发出的巨响、喷射机的声音、引擎的预热声,甚至鞋子踩在路上的踢踏声,都能撩起我这种久远的冲动。”

阅读更多:斯坦贝克:冷战下的帝国风景(2014年7月刊)

理查德•伯顿:帝国视野下的非洲探险(2014年6月刊)

Sample Image

       “要知道在我还是个小不点儿的时候,我就对地图十分感兴趣。我常常会一连几小时看着南美、非洲或者澳大利亚的地图,痴痴呆呆地想象着宏伟的探险事业。那时候地球上还有许多空白点,当我看到地图上某个对我特别具有诱惑力的空白点的时候,我就会把一个指头按在上面说,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到那里去。”

阅读更多:理查德•伯顿:帝国视野下的非洲探险(2014年6月刊)